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選擇分類
日期
~
關鍵字

2021-03-31
聖嚴師父在《祈願 發願 還願》一書中曾經開示:「我們每一個人來到世間,都是為了完成兩大任務:一是為了償債與收帳而受苦受樂;二是為了還願與發願而盡心盡力。」 綜觀榮譽董事頤慧師姐的人生,年幼時家境貧苦,中年時同修往生,獨自撫養兒女,50多歲時罹患憂鬱症身心嚴重受創,後來為了圓滿榮董心願而堅定地走在菩提道上,身心終於恢復健康,這正是發願、還願而奉獻自己成就社會大眾的最佳典範。
2021-02-28
略帶靦腆的笑容,看不出歲月痕跡的臉頰,與《總鋪師》裡的「蒼蠅師」沒什麼兩樣的柯一正榮董,偕同北一區召集人古承濬師兄同時現身春水堂人文茶館。哇!真的很難得,兩位大師兄,百忙當中,接受榮董會黃楚琪會長邀約,一起相敘暢談…。
2021-02-28
善根深 善因緣 2012年,九天民俗技藝團的真實故事搬上大螢幕,在電影《陣頭》中尬義氣的有倫菩薩,像是本色演出一般,充滿熱血,正能量破表。正如他在臉書中自述,「我喜歡電吉他那種可以把你震爆的感覺……,我喜歡這個世界,因為總是有學不完的東西、聽不完的音樂,還有交不完的朋友」。這樣的有倫菩薩,若非面對面訪談,很難想像,他是從小就跟隨父母到農禪寺虔誠禮佛的皈依弟子。
2021-02-28
鄉下女孩的願望 初見玲黛師姊,有皎好的面容、莊嚴的行儀,說話的語調聲音悅耳。她有著印象中學佛人的樣貌,很容易讓人起讚歎!
2021-01-29
深入經藏,與法相會 從早期的農禪寺至今將近三十年以來,曾任法鼓山榮董會北二轄區副召集人王文昇師兄的義工生活從未間斷。 三十六歲時,王師兄經由親友介紹而接觸法鼓山,好學不倦的他買下了全套《法鼓全集》並恭讀了三遍以上,師父深入淺出的文字,使他對於人生的迷惘逐漸心開意解,也開始了他在農禪寺的義工出坡生活。 當時的義工並沒有分組,大家集接待、導覽、交通等工作於一身,彷彿精通十八般武藝,也從中學習到許多待人接物的方法,並參與念佛會與福田會(慈基會前身)的慰訪工作長達十二年。
2021-01-29
今年因為新冠病毒Covid-19的蔓延,讓全世界見識到台灣的防疫功力與醫療奇蹟,這些「軟實力」其實是台灣一直以來努力深耕的。從年輕時期,一路為台灣的醫療外交奮鬥,現任桃園新國民醫療社團法人董事長的運東菩薩,已參加18次世界衛生大會;前兩年更獲頒衛生福利部的一等衛生福利專業奬章,表彰運東菩薩20幾年來竭力推展的醫療外交。 溫文儒雅的運東菩薩不僅擔任「世衛行動團」成員,更是台灣「無任所大使」(英文稱『Ambassador-at-large』,概念像是不分區立委,以議題為依歸,而非區域)。運東菩薩的3個孩子,2位繼承他的「醫」缽,老大是腎臟科醫師,老二女兒是急診科醫師。3個孩子在醫療及商業領域上各嶄頭角,隱身在運東菩薩背後那雙溫柔、堅毅的手,功不可沒。
2021-01-29
與陳貌師姐相約水月道場相敘,同行的還有昔日舊識盧美妘菩薩,原來美妘師姐就是陳貌榮董菩提道上的大善知識! 人生最艱苦的功課 我是杜陳貌,出生彰化田中,23歲嫁到台北。個性單純的我,婚後立即一肩承擔起相夫教子的家庭重責大任。 只有親身經歷操持過的人,才能理解照顧中風的婆婆與失智的公公個中艱苦,這樣的考驗,屈指算來居然超過20個年頭!不敢想像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曾經想用激烈的方式來逃避,心疼我的外子及時將我尋回,安慰我、支持我、協助我…,艱苦的日子,終於走到盡頭!現在我將這段時光,視為是這輩子必修的功課。
2020-12-31
今年的水陸法會一如往年,也是由惠敏法師主講「總壇概說」,除了再次深談「生活儀軌化」之外,這次更深入「總別相融」。法師所談的境界打開了我的心竅。首先,他談起儀軌化的深義就是「恭敬心」,在水陸法會的每一節、每一個法事開始,都有很隆重的儀式迎請法師,而且時間也很長,非常莊嚴,非常隆重。法師就是要我們體會這種「恭敬心」,學習這種恭敬心。同時,「儀軌深廣化」反射到我們的生活中,「生活儀軌化」就是在生活中不管是大事或小事,處處都能存有「恭敬心」。其實,法師在前年的水陸法會說法中,談到「吃飯」與「一心一意」,其境界與生活儀軌化的「恭敬心」,我想是相同的!法師說,他在吃飯的時候,每咬一口都深深體會每一口的味道,意思是說咬在那裡,心在那裡,「行」與「心」合一。這也在反射我們凡夫往往無法「一心一意」專注一事,我們甚至常常一心多用,缺乏對待每件事的「恭敬心」。
2020-12-31
年少際遇,學習感恩 訪談當天,對初次見面的淑娥師姐,產生的第一印象就是「笑咪咪」。直到提及年少的際遇,淑娥師姐才帶著懷舊的氣息說:「我對老事物很有感情,無法割捨,尤其是故鄉平溪的點點滴滴……」。淑娥師姐高一那年,放暑假的第一天,父親發生意外車禍身亡,從此家裡陷入愁雲慘霧,身為長女的淑娥師姐得堅強起來,協助不識字的媽媽扛起家計。當時,急公好義的父親剛剛連任村長,也因為父親長年熱心付出的餘蔭,多位貴人伸出援手,使得父親原來買賣煤炭的生意,得以繼續經營。當時鄉公所的鄉長以「以工代賑」的方式,讓淑娥師姐白天在鄉公所幫忙,如此總算勉強維持家裡的生活開銷。不過,也因此必須展開夜校生活。兩年間,從平溪坐車到木柵上高中,下課後,得等將近一小時,搭最後一班夜車回家,其中的辛酸,讓淑娥師姐加速成長,沒有太多的怨言,只有對伸出援手的街坊鄰居,充滿感恩。
TOP